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这个夫君有点野by轻轻子衿

2021-02-22 14:57:28

轻轻子衿为大家创作了《》,故事的主角是程桑沈洵安,更多的精彩内容,快来阅读吧!夫人将程桑的事交给了他,那在程桑搬进沈府之前,有关于程桑的一切琐事,便都会由他负责。

《这个夫君有点野》精选:

长风简单带着程桑在华秋院里逛了一圈。

院子的布置并不繁琐,细节中透着精致。

正如沈夫人戏说的那样,华秋园足够的大,住她和弟弟两个人,绰绰有余。

程桑很满意。

“小姐,你看还有什么需要改的地方吗?”长风问道。

“没有,有劳你费心了。”

程桑摇头,道了声谢。

这个院子,比她自家府里的住处还要好,她还能有什么不满意的?

长风点了点头,继续问道,“那小姐打算何时搬进来?”

程桑迟疑了会,“嗯……就后天吧……”

府里一大帮人还要打发,一些重要的物件也要收拾,后天应该差不多了。

长风颔首,“那长风就在府里恭候小姐的大驾了。”

夫人将程桑的事交给了他,那在程桑搬进沈府之前,有关于程桑的一切琐事,便都会由他负责。

程桑也不意外这个答案,又和他闲聊了两句,领着杨嬷嬷打道回府。

*

接下来两日,风平浪静,程桑安心在府里准备着搬家的事宜。

一些重要的东西、细软,全都收拾了出来,准备送去沈家。

沈府那边得了夫人的命令,也派了不少人过来帮忙收拾运送,本来繁琐的过程,在两家人的配合下,一日就搬了大半。

程府里不停进进出出,从府里搬出的物件,最后进了沈府,那来往的队伍也终于引起了外人的注意。

一番打探之后,沈家收了义女,还要将义女接进府中生活的消息不胫而走,一时间,整个临州城都变得热闹起来。

也不怪外人惊讶,实在是沈家在临州城的地位有些特殊。

临州城里,权利最大、地位最高的便是城主府关家。

关城主为临州刺史,官居四品,在临州这个地方,可谓是名副其实的土皇帝。

按理说,关家才应该是临州城里权势最盛的家族,而事实恰好相反。

不少人都有看到,关城主面对沈家时,和颜悦色,礼让有加,事事以沈家为先,姿态放的格外的低。

后来大家才听说,沈家是从京城里来的,在京城里有大靠山,关城主招惹不起,于是,沈家的地位就这么奠定了下来。

虽说沈家地位高,但沈家人却十分低调,百姓们难得听说什么有关于沈家的事,程桑这次可谓是这几年来的头一遭,众人自然好奇。

不管外人怎么好奇,忙着搬家的程桑都不知道,在府里的东西转移完毕之后,带着自己几个最为信任的丫鬟婆子,牵着弟弟,便住进了沈府。

*

沈府,华秋院。

程桑和程域初搬进来,略有些不适应。

好在沈夫人事先安排好的烟霞、烟雨两人很会看眼色行事,心知新主子带来的下人,才是主子用的惯的,很是机灵的将府中的情况给他们介绍了一遍,之后又交代了一些需要注意的点。

能被程桑带过来,这些丫鬟也是聪慧的,很快就适应了新环境,找到了自己的定位。

偌大的华秋院,顿时就运转了起来。

程桑很是满意这个结果,将烟霞两人叫了进来。

“你们两个做的不错。”

她褪下了手腕上的一对玉镯,递给两人。

“我这人一向赏罚分明,你们二人日后好好办事,我不会亏待你们的。”

对待下人,恩威并施是最常用的手段。

烟霞、烟雨对视一眼,伸手接过,恭敬应是。

她们不骄不躁的表现,让程桑越发满意,不禁笑了笑。

“我初来乍到,对府中还有许多不了解的地方,听闻你们二人在府中长大,能否给我说上一说?”

住进别人家,便是寄人篱下,一些忌讳还是要知晓的。

要知道,情分这种东西,就是在一点一滴的小事中,逐渐淡去的。

这种错误,程桑不会犯。

烟霞两人现在本就是程桑的丫鬟,当然不可能拒绝,顿时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了起来。

“府中的规矩并不多,夫人是很平易近人的性子,只要不犯大错,夫人都很好说话的。”

“老爷的规矩要多些,不过老爷在府中的日子并不多。”

“小姐唯一要注意的,便是公子。”

提到沈洵安,两个丫鬟的表情都有点奇怪。

中间停顿了好一会儿,烟霞才吐吐吞吞道。

“公子他,不是很喜欢女子,小姐若是在府里遇见公子,能避开还是避开为好,还有……”

“还有……”

“还有公子有时候脾气不太好,可能不太会搭理小姐,那不是在针对小姐,公子一直都是这个性子。”

两人每说一句,程桑便记下一句,记到最后才发现,府里头的规矩,竟然全变成跟沈洵安有关的了。

合着这府里,唯一需要注意的人就一个?

程桑也不知是该何表情,不过这也是一件好事,只有一个人的话,想要避开再简单不过。

抱着这种想法,程桑很是愉快的接受了。

“我知道了。”

见程桑没什么特别的反应,烟霞两人也松了口气,转而说起了之前夫人的交代。

“小姐,夫人特意命人准备了接风宴,为您和小公子接风,小姐先准备准备吧,待会就差不多开席了。”

接风宴?

程桑眨眨眼,“那沈洵……义兄也会到场?”

烟霞一愣,点了点头。

程桑眉梢微挑,刚说要避着的人,这就要遇上了?

同一时间,位于主院另一边的青竹院里,尚青正在苦口婆心的嘱咐着。

“公子,程小姐已经住进了府里,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公子万万不可再无视她。

遇见了人,不求您多说,就简单打个招呼,总没问题吧?”

沈洵安一袭墨衣,满头青丝高挽头顶,以玉簪固定,配上他那副出众惑人的容貌,本该是一个清风朗月的贵公子。

可惜被脸上的表情毁了那通体的气质。

他瘫着脸,眼神迷离,一副神游天外的模样,气的尚青直拍桌子。

“我的好公子哟,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沈洵安回神,瞥了他一眼,“哦。”

哦那门子哦!

尚青深吸了口气,也亏的他从小跟在公子身边,已经习惯了他这个性子,若是换成别人,还不得活活气死去?


湖南租房 https://m.c21.com.cn/nj/zufang/caochangmendajie/

久美生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