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暴躁凰妻惹不起小说-主角为卫霜宁蓝遥之小说阅读

2020-06-28 20:22:25
暴躁凰妻惹不起第三十六章 反目成仇二

卫母站在法阵中间,那似乎是古老的召唤咒语一字一句从她的口中发出,“契约百兽,奉我为主,听我号令!”

一句话落,四面八方的妖兽雄赳赳地咆哮声此起彼伏。

“踏踏踏”、“嗵嗵嗵”、“哗哗哗”的声音,从脚底传进耳朵,站在地面上的每一个人,都能清晰的听见由于数量庞大的妖兽赶来时,引起的地面颤抖震动。

七级玄虎、六级青煞兽、低级卷毛乌骓狮、踢雪白鹿、象皮癞兽、银麟长蛇……各种妖兽从四面八方赶来,规规矩矩的匍匐在卫母脚下,足有几十,却还没有完,远处还有妖兽,听到召唤,正在赶来的路上。

蓝遥之面露惊讶,沉稳的眸中,隐隐还泛着丝丝激动的光芒,他凝着目光望向卫母,“你就是当年那位在沧海一战中,以一人之力,解决百兽混乱的凌夫人?”

卫母仰头哈哈大笑,“你小小年纪,知道的倒是不少。”

“凌夫人大名,如雷贯耳。”这句话,并非恭维,的确发自蓝遥之的内心。

二十年前,沧海一处异动,海底突然出现一颗灵珠,众多海中妖兽受此灵珠影响,修炼成型,在沧海一地兴风作浪,当时的几大世家派了许多人去收服妖兽,却都无功而返。就在所有人都束手无策,只能靠封锁那一带,将所有人都赶走,不让人靠近。后来,突然出现了一位凌夫人,不顾众人阻拦,非要前往,三日的腥风血雨后,凌夫人出来了。

所有兴风作浪的妖兽,竟然都成了凌夫人的契约兽。

这个结果,一时间令整个天下哗然。

蓝遥之小时候就听说过凌夫人的故事,只是没想到,有朝一日,他竟会与凌夫人站在对立面作战。

卫霜宁和卫琰宁对视一眼,他们的娘还有个名字?叫什么“凌夫人?”为什么这件事,他们姐弟,竟然从来都不知道?

“小子,上次被你偷袭,带走了霜宁,这一次,若是你不想丧命在我的这些宝贝口中,就识相的快滚,否则,我不会对你客气!”卫母警告道。

蓝遥之足尖点地,踏至半空中,手中缓缓出现一把锋利冰寒的白色利剑。

这是他的佩剑,他很少拿出来,如今的场面,与他来说,的确有些棘手,对手,毕竟是曾名震一时的凌夫人。

“能有幸与凌夫人过招,是晚辈的福分!”蓝遥之冷冷出声。

显然,他不会退缩。

突然的,卫母对蓝遥之竟多了一分赏识。

卫母周身气势霎时一变,所有匍匐在地上的妖兽,立刻全部冲着蓝遥之龇牙咧嘴,一副要将他生吞活剥了的模样!

蓝遥之挥剑,与卫母召唤过来的妖兽大军打作一团。

狂风大作,妖兽嘶鸣之声震耳欲聋。

刀光剑影中,寒剑灵法挥砍在妖兽坚硬如石的脊背上,发出铿锵地铮鸣声,隐隐还有火花突然照亮这片黑夜。

卫琰宁拉过卫霜宁的手臂,“姐,我们先走。”

一片黑暗中,时笑原本是在找不知去了哪里的李照白,找了许久都没有见到半个人影,他回到刚刚大家一起休息的地方,却只有已经熄灭的火堆,卫霜宁他们也都不在。

正在他疑惑之时,忽然听见了妖兽的嘶吼、狂啸和奔跑的声音。

这些声音,绝不该出现在这里。

这里,还是他们白鹭城时家的地界。在这里,他们几乎已经将能见到的所有妖兽或是消灭,或是赶走,怎么可能会突然出现这么多,太不正常了!

时笑不由脚步加快,迎着他听见的声音找去。

突然出现的近百妖兽大军,震惊了白鹭城的灵者,此时,已经有一小队时家的灵者,在匆匆赶来的路上。

妖兽大军嘶吼的声音,如十几年前一样,刺痛他的耳朵,也刺痛着他身体上的每一根神经。

笑脚下不由更快了几分,终于,他见到了从他面前不远处跑走的卫霜宁和卫琰宁姐弟。

“卫霜宁!卫琰宁!”时笑开口叫住了他们。

卫琰宁冲过去拍了拍时笑的肩膀,“时笑,这次真的是多谢你了!”

卫霜宁还云里雾里的,不知道卫琰宁为何跟时笑道谢。

时笑笑道,“谢什么,咱们不是朋友吗?你们先走,如果看见蓝遥之的话,我一定会想办法帮你们拦下他的。”

卫琰宁回头看了一眼,笑道,“放心,这一次,他追不上了。好了时笑,我们该走了,我们以后一定会找机会来看你的。”

时笑顺着卫琰宁的目光往后看,忽的,视线在看见卫母后,眸子猛地一缩。

时光变迁,然而,这一幕,却仿佛已经刻在了时笑的心底,哪怕十几年过去了,他却依旧一眼便认出了卫母,就是她,当初,在白鹭城号令百兽的那个女人,就是她!

浩浩荡荡的妖兽大军、白鹭城血流成河的街道、他娘亲被鲜血染红的脸庞……那些不堪回首的痛苦往事,在这一瞬,齐刷刷的冲进了他的脑门。

许久,时笑使劲咬紧了牙齿,才猛地回头,重重一拳捶在卫琰宁的胸口,突然一拳,毫无防备的卫琰宁直接被打得后退数步,撞在苍老的树干上,散落一片苍黄的枯叶。

卫琰宁捂住胸口,还没来得及发问,衣领已经被冲过来的时笑紧紧攥住了。

又是一拳,毫不留情的砸在卫琰宁的脸上。

“卫琰宁,你真行,你真行啊!我当你是朋友,你竟然利用我?!你利用我对你的信任,布了好大一出棋啊!你和你爹娘、你姐姐,是不是想要像十四年前那样,再一次用你们妖兽大军的铁蹄,让白鹭城血流成河?让无数百姓流离失所,丧父丧母?还是像四象城一样,要以数千的灵者生命来交换?!”

时笑说着,又是一拳头挥出去,大吼道,“我告诉你,卫琰宁,白鹭城绝不可能和四象城一样,蓝遥之不会再像曾经一样被你们利用,而我,也要在今日,替我娘、替白鹭城当年死去的无辜亡灵报仇!”

时笑咆哮着说完这些话,被按在树干上挨打的卫琰宁,也终于从他的话中,听出来了一些事情。

卫霜宁上前,抓住时笑的手,“时笑,你不要误会,我爹娘只是来救我的,他们并没有要做其他的事。”

卫琰宁也解释道,“时笑,你疯了吗?!我到底在说什么,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们只是要救我姐,我娘召唤出这些妖兽,只是为了拦住蓝遥之,不让他追上来,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呢!”

时笑双目猩红,他死死的盯着卫琰宁,又转头去看卫霜宁,片刻后,才缓缓松开抓着卫琰宁的手。

卫母那边察觉到卫霜宁姐弟还没有离开,飞身过来,落在卫霜宁姐弟的身边,打量了一下时笑,笑着走上前道,“你就是时笑吧,琰宁说了,你是他的好朋友,能救下霜宁多亏你了,没有你,我们不可能有这么多时间准备。”

卫母笑容温暖,望着时笑的目光真诚坦荡。

时笑回眸,目光盯着卫母,就是这张脸,就是这个人。他娘曾称赞过她英姿飒爽,巾帼英雄,可转瞬间,他娘就死在了她的手中。

也许十几年前的事,已经模糊掉了大半,可在看见这张脸时,一切模糊的画面都逐渐清晰起来。

时笑一步步朝卫母走去,紧紧地盯着卫母的脸,他听见自己胸口咆哮着翻滚着的滔天恨意。

终于,心念一动,一柄长剑倏地出现在他的手中。

“噗呲——”

冰刃刺入血肉的声音,在这个被妖兽嘶喊淹没的黑夜中,却异常的清晰。

卫母的脸上笑容僵硬在那里,她缓缓低头,不可置信的看着深入腹部的长剑。

“娘!”

“娘!”

卫霜宁和卫琰宁猛地冲过来,卫霜宁抬手推开时笑,卫琰宁伸手扶住卫母。

卫琰宁的脸上写满慌张,就连从怀里掏出丹药的动作,都不利索了。终于将一颗止血丹药送入卫母的口中。

就在这时,卫父冲着他们这边喊道,“快走,时家的灵者来了!”

卫琰宁抬头看了时笑一眼,眼中说不清是什么情绪,扶起卫母,转身快步消失在黑暗中。

卫霜宁忍不住回头看了时笑一眼,就在刚刚,她想起来,时笑曾给她讲过的故事,有关他母亲和妖兽的故事。

心中,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眼下却不是刨根问底的时候。

在卫母三人彻底消失在黑暗中后,卫父才打出一击,飞身隐去。

蓝遥之被几头疯狂的妖兽围在中间,进退不得,只能看着卫家一家人逃走。

直到时家的灵者闻声赶来前的片刻,那些妖兽才忽然在一瞬间似乎得到了命令,轰然间四下做散,一头扎进茫茫的夜色中。

“小公子,您没事吧?”时家的灵者抱拳站在时笑的面前,看着时笑一魂落魄的样子,忍不住关心道。

时笑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转身兀自往前走去。

他藏在袖子中的手,握着一个没有发射的信号弹,走出两步后,他的手心,忽然灵力凝聚,信号弹顷刻间化作细粉,撒了一地。

前面,李照白乖乖的站在原地,一直等到一袭白衣出现,拦腰将他抱起来。

“小公子,您刚刚看见是何人召唤这些妖兽了吗?我们可要去追?”

久美生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