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绝世战龙刘卷玉柳赤城小说by暖秋全文阅读

2020-06-27 19:57:13
绝世战龙第15章 铁令

要不是上面下了铁令,给他几个胆子都不敢在战王面前装傻!

柳赤城面无表情地盯着他半晌,心中止不住地叹息。

张小云的形式作风自己也了解,本就是一个死脑筋的主,只认命令,怕不是上面给的压力太大,导致他跑到这儿来。

有一下没一下地捏着虎口,柳赤城开口:“用不上,带着你的项目走吧。”

他现在手边一堆事,不打算接受上面的示好。

说了退伍就是退伍,没必要再牵扯不清。

“这,这不行啊战王!”张小云一下子就急了。

这次他们是仔细斟酌后,才决定将项目交给柳家,柳赤城现在的处境他们也了解过了,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柳赤城乃是真正的英雄,岂容得这帮人轻视?要不是看他们是战王的亲人,他张小云第一个给他们颜色看!

“战王,您也别这么抗拒。”张小云开始苦口婆心地劝说,“这对您现在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您刚回到公司上班,肯定需要业绩,这项目交给您处理,也定会让那些人有所忌惮。”

战区能给出的项目肯定利润丰厚,再加上后面有上方的扶持,根本是一本万利的好买卖,要不是这样,柳老太太也不会费尽心思地就为和战区搭上线。

话说回来,要不是柳赤城回来,这项目怎么算也轮不到如今的柳家。

“没兴趣。”柳赤城耷拉着眼皮,一脸的性质缺缺。

柳赤城表现的淡定自若,张小云却急的嘴里止不住冒火,对着柳赤城小声劝说:“战王,换句话来讲,您的退伍申请直到现在还没有批下来,换种角度来说,您还是战区里的人,这也相当于上面颁发下来的铁令,这种情况您还是不要推拒了吧?”

张小云说的忐忑,不停吞咽口水。想当年他只身一人潜入敌营营救兄弟,也未曾像现在这般忐忑过。

虽说二人身高差异非常大,张小云相信,只要柳赤城愿意,他完全可以轻轻松松地拧断自己的脖子。

一这么想,张小云突然觉得自己的脖子有丝丝的凉意。

铁令。

听到这里柳赤城面色沉下,张小云说的对。

服从上级安排,这也是一名军人应当做的,面前的张小云就是最好的例子。

可是在现在的战区中,有资格对自己下达铁令的人可并不多。

“谁下的命令?”

听到柳赤城回应,张小云连忙回答:“是…是那位老先生。”

柳赤城瞬间抬起头,眸光冰冷地望向张小云,神情有些古怪。

无论是谁的命令,自己都可以扔在脑后,唯独这老先生…这人对于柳赤城而言身份的确特殊,也让他无法忽略对方的话。

“我知道了。”

柳赤城微微颔首,十指交叉放在小腹上,“就按照你说的办,但是,下不为例。”

在他这里,从没有第二次机会。

一瞬间像得到解救的张小云立刻点头,又对着柳赤城小声叮嘱几句后,便手脚麻利地开始整理起办公室来。

另一边,在柳赤城这边吃亏的柳锋心中耿耿于怀,在听说贵客已经离开后,立马到了柳老太太的办公室,对其哭诉。

“奶奶,你看那个柳赤城,他分明就是不怀好意,有意和我们作对!”

想到自己在众人面前丢了面子,又被他如此威胁,柳锋当时狼狈不已。

尤其是他当时的确被柳赤城那番话唬住,现在想想,自己真是愚蠢,那柳赤城再怎么嚣张还敢杀了自己不成?

“奶奶,这个柳赤城他明知道我是您最疼爱的孙子,还如此猖狂,也是没把您放在眼里呀!”

柳锋不遗余力地在柳老太太面前抹黑,柳赤城是自己夺得财富路上最大的障碍,他更要想尽办法将这个废物赶出公司!

柳老太太冷眼看着自己疼爱的孙儿在她面前告状,心中有些烦躁。

自己现在一心放在张小云和柳赤城身上,生怕柳赤城又说些什么得罪那位上官,导致他一时气恼收走项目,偏偏自己又不敢去追问,只能在这里干着急,眼下柳锋又没有眼力价。

“你整天不干正事只知道和弟弟斤斤计较?”

柳老太太劈头盖脸的一句训斥弄懵了柳锋,目瞪口呆地看着柳老太太摘下眼镜后对自己投来不满的视线。

“你可真让我失望,多大个人了还跟你弟弟一直在计较,他刚回公司什么事都不懂,你还不懂吗?那种情况下你非要去挑衅,这怪得了谁?给我出去,我现在不想看见你!”

被赶出办公室的柳锋脸上青红交参,以前自己从来没有被柳老太太这么训斥过!

柳赤城…对,都是柳赤城的错!

恼火至极的柳锋不再打算容忍,掏出手机后熟练地拨出一个号码,眯起眼睛,慢悠悠发问:“是韩主编吗?我是柳锋,有点事需要你帮忙。”

张小云将柳赤城的办公室打扫的干干净净后,满脸喜气的离开。一直守在门口的刘卷玉诧异地盯着这位上官的背影,回过神后连忙推门进去。

看着焕然一新的办公室,惊讶地微张红唇。

“哪里不对吗?”柳赤城正低头摆着桌上的物件,抽空看了一眼刘卷玉的表情。

刘卷玉摇了摇头,小心地走过去,有些迟疑。

“你这房间怎么收拾的这么快,刚才那位上官他跟你说了些什么?”

“没什么,有些事情就算他告诉了刘卷玉,对方也不一定信,还不如不说。

“说是有一个项目交给我负责,妈刚才打了电话,说晚上想吃宫保鸡丁,下班后跟我一起去市场吗?”

拍了拍手,柳赤城顺手帮刘卷玉倒了杯水,自己回来也有几天的功夫了,也是时候该和刘卷玉培养一下感情,这十年的时间总要补回来。

刘卷玉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最后放弃地摇了摇头,“晚上我跟你一起去,还有做饭的事情不归你负责,以后妈这些要求你不用再理她。”

至于刘卷玉心中盘算着要不要找一个时间抽空和母亲说清楚,无论是别墅还是柳家的财产都和她们无关,也别再打这主意!

汕头生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