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愿卿情深不负小说

2020-05-22 19:20:02

《》小说上线啦,邀您一起阅读主角是苏妩云煜的小说,小说人物形象饱满,值得一读。害怕什么,或许只有他知道,他害怕再次失去她。推开门,看着趴在地上苏妩,那绝望着面容,让他整颗心都揪了起来,飞奔上前,抱起苏妩。

精选内容:

云煜从语香院出来,就回了自己的院子。

院中,梅雨迎上前去:“爷。”

云煜点头,看着那紧闭的房门:“夫人有什么吩咐吗?”

“回爷的话,夫人很安静。”话末,又想到什么,她又继续说着:“不过白夫人来过,夫人提过想念小时候白夫人做的凉糕。”

凉糕?云煜在心里默念了下,并没觉得哪里不对,可是他心里上下起伏着,总觉得这样的苏妩太安静,安静的让他害怕。

害怕什么,或许只有他知道,他害怕再次失去她。

推开门,看着趴在地上苏妩,那绝望着面容,让他整颗心都揪了起来,飞奔上前,抱起苏妩。

“阿妩,地上凉。”

苏妩别过脸去,她清冷的音色理过云煜的心房。

“云煜,放过我吧。”我也放过你。

云煜小心翼翼的把苏妩放在床上,直接忽略苏妩的话,他温和的说着:“阿妩,等小语病好了,我就带你最喜欢的江南。”

虽然,洛玉清在江南,可是只是她喜欢,他可以忽略一个洛玉清。

苏妩抽回了手,她冷冷的讥讽:“云煜,既知我没有玲珑之心,为什么不杀了我,你不是说,我是一个恶毒,有心计的女人吗?把我留在你身边,不怕有一天害死你吗?”

“你不会的。”语气十分坚定,他的阿妩怎么可能害他。

“是吗?”苏妩轻笑声,从头上拔出发簪,朝云煜心口刺去。

云煜感觉到心口微疼,他一直含笑,似乎并不在意般,他握着苏妩的手不放,语气依旧温和:“解气吗?”

苏妩心微颤,他怎么能这么平静,随后,发簪又入进一分,血染红了衣衫,顺着发簪,滴入她的掌心。

那粘稠的血,刺鼻的味道,手颤抖着:“云煜,别以为我不敢杀你。”

云煜只笑,握着苏妩的手,又往里送了几分,他就是要用极端的方法留住她。

最后,整支簪子都插入了云煜胸口,苏妩心里是惊恐的,可是她面上还是波澜不惊,抽出手来:“云煜,你的恩情我早在三年前就稀数还给你了,这双眼,就是代价。”

她的话很轻,轻到可以随时忽略,可是却落在云煜心尖滚烫。

他想说对不起,可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他的自傲,好似不允许他低头一样,既使是他最爱的人。

望着苏妩那双空洞的眼眶,三年后,初见到苏妩时,他也害怕,他怕她会怨恨他,她有没有玲珑之心都无所谓,目的只是把她留在身边。

胸口的痛楚,都快让他麻木了,他能感觉自己的衣衫已经被染红了,要赶快止血,不然,他拿什么来保护他的阿妩。

最后,他站起身来,握着苏妩有些颤抖的手,温情的安慰:“阿妩,别怕,我不会有事的。”

他知道,他的阿妩不会真得想杀他的,现在的她,肯定很怕。

苏妩别过脸,听着他那沉重的步子,她忽轻笑:“云煜,这一次,你留不住我的。”

是啊,只要她想离开,他是留不住她的,娘这次有备而来,娘带出来的人个个的都是武功高强的人,云煜身边的人根本不是对手。

云煜又岂会不知苏妩的意思,他微叹息,无奈的说了一句:“阿妩,你舍得下我,玥儿也舍得下吗?”

苏妩没有回答,心里早已下了决定,她会带玥玥离开,找一个没有认识他们的地方安安静静的生活。

门外的云煜捂着胸口,他苦笑,现在的他,居然轮落用孩子来留下苏妩,也是自己罪有应得,毕竟,三年前,是他纵容云语伤害苏妩,至如今这等场面。

其实事后,他已经想明白,就算是苏妩下的药又如何,算计他又如何,只是她的心思在他身上,什么都无所谓,是当初他错了,没有看清自己的心。

原来,真的,是要等失去才懂得什么是爱。

兰画从外面走了过来,看到受伤的云煜,她心惊,连忙上前:“爷。”

云煜摇头:“没事。”

可在说没事瞬间,他揉了揉额头,眼中不甘心着,呢喃着:“苏妩,你又算计我。”

原来,她不是想要伤他,她是想把他迷晕,簪子上涂了迷药,苏妩,苏妩,你不许离开。

他不允许。

意识越来越散乱,他抓住兰画的衣角:“拦下她。”

话说完,就彻底晕厥过去。

兰画心惊,眼中并发着怒火,此时,梅雨从一侧回来,看到胸口全是血的云煜,错愕,飞奔上前,扶起云煜,寻问着:“爷怎么受伤了。”

兰画目光阴冷的看着那半截簪子,愤愤的说:“还能怎么受伤的,肯定苏妩伤的爷。”

梅雨一直都知道兰画对爷的心思,可是这般明目张胆,她微眯眼,警告着兰画:“兰画,注意你的身份,那是夫人。”

梅兰竹菊,自是以梅为首。

兰画听到梅雨的警告虽不情愿,可还是隐下不悦,点头:“嗯,我知道。”

然后,两人扶着云煜回房处理伤口。

而兰画却没有把云煜昏睡前那句话带给梅雨,以至,后面发生太多的事情。

房间里,大夫忙碌着,又不敢轻易把簪子拨出来,怕会一下止不住血,失血过多。

最后,大夫准备把周围的血迹探干净,止血药洒在伤口边,一气呵成,把簪子拔出,再上止血药,血还是倾刻溢出,不过,有上好的止血药,倒好许多。

又上了点创作药,包扎好了,没有溢血,大夫暗自松了口气,探了探额头的汗血。

门外,梅雨看着昏睡的云煜,她警告着大夫:“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吧。”

大夫连忙低头弯腰:“知道知道,今天云爷请我来只是例形检查,并无大碍。”

兰画也随之出来,她眼中担心着:“大夫,怎么爷还没有醒的迹象呢?”

大夫犹豫了下,才说:“簪子上涂着最强的迷幻药,虽剂量不多,可也能让人睡上一天。”

“一天?”

兰画呢喃着,难道苏妩故意把爷迷晕,是想做什么事,爷最后说,拦下她,难道是想离开。

离开吗?不行,只有苏妩死了,才能断了爷的心思。

想到这,她心里就已经有了计策。

她回头对着梅雨撒了个谎:“梅雨,爷昏睡前,吩咐我一件事情要办,我先去了。”

梅雨倒没有怀疑,她暗点头,嘱咐着:“嗯。”

由于云煜的伤不能让外人知道,所以梅雨她十刻都警觉着,不能让人接近这里。

云煜的房间在落枫院最里处,而苏妩的房间由在另一边,所以梅雨只能顾一头。

房间里,很静。

苏妩就坐在床上,她摊开掌心,心里不由恐慌着。

这时,白琉璃悄然进了屋子,看到苏妩手心的血,她担心着:“妩儿,你哪里受伤了吗?”

苏妩很淡然的说:“不是我的血,是云煜的。”

白琉璃听到是云煜的,并没有再问什么,她随手拿过旁边的被褥把苏妩掌心的血给擦干净:“妩儿,娘已经安排好了,晚上,娘来接你离开。”

苏妩一下握住白琉璃的手,她空洞的眼张望着:“娘,玥玥呢?”

白琉璃拍了拍苏妩的手,安慰着:“别担心,为了夜长梦多,我已经派人去接玥玥的。”

听到这,苏妩暗自松了一口气。

白琉璃又交待了几句,就离开了,以免被人发现,到时候要离开就不好了。

别看,平日里的云府很平静,可是没有人知道,在云府暗处,有多少的暗卫,如果要离开云府不是那般容易的。

话说,兰画借顾离开后,她就来到了语香院。

此时,云语进扶着丫鬟的手出了房间,到小院里透透气,晒晒太阳。

看到兰画到来,微微错愕了下。

“兰画见过小姐。”

虽然兰画对于这个云语也是讨厌着,可是要除掉苏妩,还得借云语的手,而她知道,云语对她根本没有危险,因为在爷的心里,根本没有云语。

跟一个爷心里没有的女人较真,那才是不值得,她正好可以利用云语,除掉一切敌人。

“什么事?”

云语对兰画并无好感,之所以对兰画如此,只是因为,兰画好拿捏,而且,她曾经承诺过兰画,只要她嫁给煜哥哥,可以容下她。

所以兰画,才会为她办事,可是就凭兰画一个下人,怎么能配得上煜哥哥。

两个女人都是心机急重的人,都在各自盘算着。

兰画则小步上前,蹲下兰语面前,低眉颔首着:“语小姐,苏妩准备逃走了。”

“什么?”想要逃走,那她的药引呢?

想后,她目光阴暗:“煜哥哥呢?”

提到云煜,兰画也是恨及了苏妩,她语气愤然:“爷被苏妩刺伤了,现在失血过多昏迷了。”

“煜哥哥,他……。”云语小脸更白了,她猛得站起身来,头一晕,幸好兰画眼快,站起身来扶住了她,在她耳边嘀咕:“语小姐,爷没有什么大碍,不过,现在这个时机,正好可以把苏妩给……。”

话没有说完,那眸中的狠意可想而知。

云语也觉得兰画说得不错,可是这太着急了,怎么能安排得过来,还得让事后,煜哥哥不能察觉,看来得好生计划一下。

对着一旁丫鬟招了招手,颔首:“去请我娘过来。”

丫鬟领命,就出了语香院。

一刻钟的时晨,云林氏来了,她看到云语那气愤的脸,微蹙眉,上前轻问:“语儿,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

云语拉着云林氏的手:“娘,苏妩那贱人居然想要逃走。”

云林氏听后,倒也淡定,看到云语着急着,她说:“娘,得赶快想办法,不然,她逃走了,我的病。”

云林氏给了云语一个安慰的表情,她拍了拍云语的手,温柔着语气:“放心,苏妩逃不了,云府也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逃出去的。”

“娘是不是已经有了计策。”

云语看到云林氏那得意的笑容,她心里窃喜了下。

云林氏看了眼兰画,眉心紧锁,云语看出了云林氏的犹豫,她在云林氏耳边嘀咕几句,云林氏倪了兰画,无奈的说:“你啊你,自已掂量着,别到最后,把自己算计进去了。”

兰画听着她们的谈话,低头那眸中并发着嘲笑,她知道,云林氏说得是什么意思。

云林氏对着兰画挥了挥手:“兰画,你下去,有什么情况,随时禀报。”

“是,老夫人,小姐,奴婢告退。”

兰画退出语香院时,她奇怪着,怎么都说苏妩要逃走了,她们都没的动作,是有了计策,并不告诉她吗?还是什么?

想不通时,竹青去慌忙跑了过来,她拉着兰画的手,紧张的问道:“兰画,看到小少爷了吗?”

兰画心一惊,摇头:“没有,小少爷不见了吗?”

竹青点头:“我去给小少爷买吃食,回来时,就只看到夫人躺在地上,不醒人事,小少爷也不知踪影。”

兰画抽回了手,她心里犯嘀咕着,难道云语她们已经下手了吗?如果是云语掳走了小少爷,肯定还在云府,不然,以云府的暗卫,是不可能轻易带出云府的。

她安抚着竹青:“先不要慌,调动暗卫,四处找找。”

“嗯。”

这边,竹青还没有调动暗卫,就已经有暗卫来报,说后院有人进入云府,而且,武功都很高。

兰画一听,心里就已经有谱了,肯定是白琉璃的人,来带苏妩离开的,决不能让苏妩离开,最好,能让苏妩跟云语斗得两败俱伤,她好坐收渔翁之利。

语香院也是得到消息了,云语一下就急了,云林氏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冷静下来,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随后,只是到云林氏解释着:“语儿,先不急,等他们闯出云府肯定已经精疲力尽了,到时我们再下手,一网打尽。”

云语听后,她挽着云林氏的咯咯的笑着:“还是娘最聪明。”

云林氏宠溺的揉了揉云语的青丝,笑笑不语。

汕头生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