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it资讯 >

谷歌想要给你的计算机带来个性 何时能实现呢?

2020-05-22 20:21:33

Members of Google’s personality team are trying to make its digital helper, Assistant, sound more like a person

?10月13日消息,《时代》(Time)发布文章称,谷歌的个性团队成员正在试图使得它的数字助手Google Assistant听上去像是人类,给你的计算机带来个性。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在谷歌总部,几位作家在围着一块写着各种想法的白板。它们看起来像是骷髅杰克(Jack Skellington)可能会写下的那种东西:“万圣节求生背包”,“如何打败怪兽。”对于37岁的莱恩·杰米克(Ryan Germick)来说,有个想法尤其抢眼。“去年人们不喜欢‘闻我的脚\\’,”他笑道。他的同事艾玛·科茨(Emma Coats)解释道:

?“这是‘不给糖就捣蛋\\’的小游戏,其中一个回应是‘闻我的脚。\\’人们都唯恐避之不及。”

那个下午,杰米克一直处在像这样的头脑风暴会议当中。期间,谷歌员工们讨论生活中的一些重大问题,比如冒泡的大汽锅的声音和远处传来的嚎叫声哪个更加吓人。这些都是他作为谷歌语音助手Google Assistant首席个性设计师的职责的一部分。该语音助手服务已经出现恶劣各式各样的智能上,同时也登陆了谷歌去年秋季开售的Home。

创造个性

这时候是8月份,但杰米克的团队却在考虑用户在万圣节可能会问谷歌什么问题,为什么会有那些问题。人们会问Google Assistant给些装扮建议吗?又或者,他们会想要听到很合事宜的笑话吗?Google Assistant的创造者们认为,回答这些种类的问题的关键在于,不要像我们大多数人那样看待谷歌,即把它看作不带感情的信息提供者,而应当把它看作一个充满活力的角色。Google Assistant产品管理主管莉莲·林孔(Lilian Rincon)表示,“简单来说,就是我跟谷歌说话能不能就像我现在跟你说话那样?”

这项任务实际上比它听上去要更加困难。在过去几年里,开发声控设备已经成为硅谷竞争最激烈的竞赛之一。Google Assistant进入三星、LG等Android手机厂商的产品。亚马逊在它颇为流行的Echo智能音箱上提供它的语音助手Alexa。苹果已经将Siri整合到各款iOS设备当中。微软也将它的语音助手服务Cortana推向从到恒温器的各式设备。

虽然有如此之多的公司在争相打造各种支持倾听和对话的设备,但要具体预估该类技术多快会成为市场主流并非易事。但根据市场研究公司eMarketer的数据,今年,有6050万美国人每月至少使用一次Alexa、Google Assistant或者其它的虚拟助手。Gartner的分析师预计,到2021年,全球智能音箱销售额将达到35.2亿美元,较2016年增长近400%。许多科技行业专家都认为,语音是人机交互的下一个重大转变。“这将成为一种全然不同的互动方式,”艾伦研究所CEO奥伦·埃齐奥尼(Oren Etzioni)指出,“当你能够跟像酒店礼宾员那样的虚拟助手对话的时候,这真的会引发巨大的变革。”

但对着计算机喊出指令,跟与之进行对话完全是两回事——这让谷歌处在不同寻常的位置。该公司开发的技术能够索引海量的网络信息,做到人类无法做到的事情,它也由此成为全球最具价值的企业之一。现在,它的未来前景可能取决于它能否教导机器执行一项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再简单不过,但对于计算机极其困难的任务:闲聊。为此,该公司寄望于一个不在它平常的招聘范畴内的左脑型创意人才团队:小说作家,制片人,视频游戏设计师,共情专家,喜剧演员。如若他们成功的话,那他们就将给谷歌带来某种它以前从未有过的东西:个性。

让Google Assistant变得像人

数字助手算不是什么新鲜技术。1952年,贝尔实验室的Audrey计算机能够识别口头说出的数字,但它要消耗大量的计算能力,无法理解所训练的语音。1990年,Dragon Systems推出Dictate,该软件拥有3万术语词汇量,但需要说话人每说出一个词都要停顿一下。1997年,该领域迎来了一个典型的失败案例。那一年,微软推出Clippy卡通纸夹,该产品旨在预测Office用户的需求和回答问题。但实际上,Clippy比C-3PO更加糟糕,时不时弹出造成干扰,帮倒忙。(幸好它不会说话。)该功能成了笑柄,最终在2007年彻底退出历史舞台。

直到6年后,Clippy背后的那个好点子——预测你接下来可能需要的信息,适时提供合适的贴士——在苹果Siri上成形。它可理解特定语境中的问题,经过一定的智能技术处理后会大声作出回答。此外,它相当风趣幽默。很快,苹果的各家竞争对手纷纷效仿,争相开发类似的技术。

谷歌Google Assistant团队成员没有忽视数字助手的这段失败史。曾在万圣节将自己打扮成Clippy的杰米克指出,未来的数字助手得不仅仅是问答机器。毕竟,谷歌搜索在那方面已经做得非常出色。“我们希望你能够跟这种角色建立连接,”他说,“它部分要做的就是理解人类的经历和人类的需求,它不仅仅要能够提供信息,还要懂得如何与人们建立联系。”

情感联系

让那种角色变得合理的任务落在谷歌个性团队身上,他们一直在致力于将Google Assistant变成像是人类而不是假装是人类的数字助手。(那是Google Assistant没有取像Siri或者Alexa这样的拟人名称的部分原因。)作为个性团队的角色负责人,科茨拥有数年的虚拟角色开发经验。她在皮克斯动画工作室供职了5年,曾参与《怪兽大学》(Monsters University)?、《勇敢传说》(Brave)、《头脑特工队》(Inside Out)等电影的制作。“要花很多的心思去思考除了面部表情以外,还可以利用哪些其它的工具来进行情感联系。”

科茨谈到了谷歌在琢磨生动但不会引起误导的回答时会考虑的问题。当中包括:用户希望从互动中得到什么?谷歌能够如何以一种积极正面的态度作出回答?如何能够让对话进行下去?科茨举了一个例子:被问到是否怕黑的时候,Google Assistant不会给出表明它怕黑的回答。相反,它会说,“我喜欢天黑,因为天黑了星星会出来。没有星星的话,我们就无法了解行星和星座。”科茨解释道,“这是一项来自谷歌的服务。我们想要它变得尽可能地健谈,而不去伪装成别的东西。”

这往往涉及先分析某人询问特定问题的言外之意。被问到“你愿意嫁给我吗?”的时候——谷歌称这个问题被问了成千上万遍——Google Assistant不会直接给出回答,而是转而说它很高兴主人想要得到更多的承诺。

像这样的问题要么是问着玩的俗套问题,要么是发自于复杂的情感。虽然任何向Google Assistant求婚的人都不大可能想要得到一个认真的回复,但该公司正在试图系统性地理解提问者的情感状态有多大的不同。在谷歌担当共情设计师的丹妮尔·克蕾特克

汕头生活网